晏叔

论感冒传染的可能性




Wjk感冒了。


说来这事儿算小,但他本人十分介怀,声称这是流行性感冒,和他近距离接触就会被感染,为了不传染给yyqx,这人抱了床被子大冷天跑到沙发上睡。


yyqx一再强调自己身强体壮不畏这区区小感冒,但wjk十分坚持,连抱都不让抱,时刻堤防着不和qx距离小于安全范围,仿佛yyqx身上才是带着病菌的那个人一样。


yyqx最后妥协道:你高兴就好。但是要求wjk回房来睡。他两原来有买个折叠床,yyqx把那积灰已久的东西搬了出来,铺好,以病人应该好好休息为由让wjk去睡大床。


wjk刚想反驳就被一个喷嚏堵住话头,拿了纸巾重重的擤了擤鼻涕,鼻子被纸巾磨的发红。整个人怏怏的,以yyqx的话来说那就叫一个可怜兮兮。yyqx伸手拍了拍wjk屁股,“快上床。”


这几天房间的空调出了点毛病,暖气开了也还是有些冷。wjk吸着鼻子进了被窝,把另一个枕头丢给yyqx,随即把脑袋都埋到了被子下面。被子鼓起来一个大包,正在保持一定频率颤抖。


yyqx把电视关了,把被子掀开了一些,里面包着的“馅”带着鼻音警告,“不许进来!”


“我有点冷。”yyqx说着钻进被窝。黑暗里谁也看不清谁。wjk想yyqx简直是寒风中的挡风罩、冷夜中的大火炉……总之来了个热源。但他顾忌着自己的感冒,不敢和往常一样靠过去,反而是往后挪了挪。


“xk我很冷啊——”yyqx摸索到wjk的手握紧了道。他这句话拖长了尾音,有点撒娇的意味。


“…嗯,你,你背过去。”wjk想到了一个法子。


yyqx依言照做,wjk便从后面抱住他。yyqx把那只在他侧腰的手捉了包在手里,wjk感受着yyqx的温度,额头抵着他的后背磨蹭,“qx你骗谁呢,明明比我热多了。”


yyqx用大拇指来回刮了刮wjk肉肉的手背,“可我就是很冷啊。”


“那你现在不冷了吧?”wjk吸吸鼻子。


yyqx把被子往下拉了点,让他俩的脑袋都露了出来,从喉间发出了一声肯定的嗯字。


“你待会记得去那边睡,不然就把我放那边。”


“嗯。”yyqx回答。


也许是因为生起病来人更累,wjk比平常更快入睡。yyqx小心地松开wjk的手钻出了被窝。wjk在睡梦里头皱了眉,嘀咕了句什么后把被子角给抱着了。


yyqx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wjk的脸,还是忍不住去亲他那微微张着的,薄薄的、淡色的唇。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的一个吻,yyqx和wjk在一起一年多这种吻还是头一次。他两都很少生病,yyqx大多时候喜欢深吻,喜欢看wjk被吻得乱了呼吸整个人发软,被他放过后那眼神涣散的大口大口喘息的样子。


……偶尔也要来点清淡的?


yyqx躺回那张折叠床,一回想前几天wjk在床上失神叫他名字的模样就觉得下腹一紧。收敛了不纯洁的思想,习惯性的想搂着人,但搂了个空。多年养成的习惯让yyqx没东西抱着搂着就睡不着,他只好下床去拿了个小熊作为替代。


关了灯,躺床上思考着wjk究竟多久才能好,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半夜时,wjk往旁边一摸,摸了个空,叫了声qx再摸两下,还是没人。直接半醒,坐起来叫一声,“qx?!”


yyqx睡的不是很沉,迷迷糊糊的应,“嗯?”


wjk这才想起来yyqx和他没在一张床睡,小声说“没事”重新躺下,翻来覆去了好半天才又睡着。


第二天,wjk醒来时,yyqx已经去了公司。他吃了早餐,擤了好几团纸,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用手机和朋友聊微信。


[微信群——来自穷逼的愤怒]

9.21° :怎么能让感冒快点好啊。

一包榨菜:做运~动

-梦里花开知多少:吃药。

没钱也要任性:你感冒了???

也是醉了:谁感冒了?

9.21° :我。。

9.21° :正经回答ok?我有在吃999了。

-梦里花开知多少:杀菌

一包榨菜:做~运~动~

也是醉了:哇,恭喜!

没钱也要任性:多睡觉就行了。

9.21° :我去,睡不好啊= =

一包榨菜:为啥?

-梦里花开知多少:why?

也是醉了:?

没钱也要任性:感冒不是更好睡觉?

没钱也要任性:你也是很特别了。

9.21° :……就是,习惯咯。可我不是感冒怕传染,就和qx分开睡

也是醉了:真爱

-梦里花开知多少:你们一张床是怎么睡的[好奇宝宝.jpg]

没钱也要任性:那再睡一起不就好了

9.21° :都说怕传染了!!

-梦里花开知多少: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传染吧……

一包榨菜:没深入交流肯定不会的

-梦里花开知多少:你敢不敢再猥琐点?

一包榨菜:敢~

没钱也要任性:其实你可以戴个口罩。

也是醉了:其实你可以戴个口罩。

-梦里花开知多少:其实你可以戴个口罩。

耶耶耶hey:其实你可以戴个口罩。

一包榨菜:其实你可以戴个安全套。

9.21° :试试。

9.21° :(艾特 一包榨菜)你可以去死了


wjk放下手机,去放应急物品的抽屉找出了前几个月买的口罩。戴了戴,也不是很难受。


这下凯麻麻再也不用担心wjk睡不好了。


晚上yyqx便把折叠床收起来。他还是喜欢搂着wjk一起睡,更踏实。看着wjk为了不传染给他睡觉还戴个口罩,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心里满满的喜欢几乎要溢出来。他对着wjk戴了口罩的脸亲了亲。wjk回亲了他一下。没有再下一步,仅仅是隔着口罩的一个吻,但是心里很充实。


yyqx照着平常两人的样子搂着wjk睡了。


翌日。


yyqx接过秘书递上来的资料,看了没一会儿打了个喷嚏。


糟糕。鼻子有点塞着了。





Fin



评论(12)
热度(251)
  1. 爱凯凯的小兜兜晏叔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我

八月来挖坑除草
© 晏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