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叔

论使恋人喝药的方法

 -算是上次感冒的后续 



yyqx端着冒着热气儿的中药走进了房间。


wjk正瞅着女神的新电视剧呢,听着脚步声就往门那看了眼,一见yyqx手里的东西就立刻皱起脸儿作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yyqx走到他那边他就往另一边躲。


良药苦口不假,可wjk也是很讨厌中药那一股子苦味儿。喝着苦,喝完苦,在口腔里头许久不散,一哈气都是药味。yyqx能忍,可wjk实在不喜欢,每次喝完药都得刷半天牙。本来他这小感冒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吃两西药就可以搞定的,但是yyqx听那医生讲的买了中药以治本。


“xk。”yyqx端着碗叫他,“喝药。”


“我拒绝。严肃的拒绝。”wjk闻着那味就忧愁,“qx我和你说我已经好多了精神好了头不晕了也不流鼻涕了。真的。”


结果话刚说完就打了个喷嚏,赶紧找抽纸擤鼻涕。wjk把纸丢进废纸篓,瞅瞅里头纸团的数目,自己都认同自个儿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yyqx其实前些天也被他传染了,但是鼻子没塞两天就好的利索了。剩下他,明明出门穿成熊在屋包成粽子,结果感冒还加重了。


“快喝。”yyqx催促道,“药都要冷了。”


“那等哈儿……等不烫了我再喝,你先去忙咯。”


“早不烫了。”yyqx微微一笑,“刚刚我给你凉过,我今天没事,在这看你喝。”


前天wjk就用过这招,当时yyqx看他那信誓旦旦会把药乖乖喝掉的样子松了心去隔壁做事儿,结果这小混蛋把药给倒了。yyqx回来一问那表情就虚,再一去浴室闻到残留的淡淡药味,yyqx心底就明白这人干什么了。小小的惩罚过后wjk乖了还没一天,又不安分了。


拖延计划被识破,wjk改用哀兵计策,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盯着yyqx的眼睛,“qz……算我求你的好不……”


yyqx一秒转了表情。对此表情的解读可以是:“我心疼你舍不得你难受你不舒服我就如同心如刀绞你乖乖喝药快快好我才安心”总之让wjk有了一种愧疚感。


正当他以为yyqx会说“xk你看我这么辛苦熬药的忍心不喝吗?”的时候,yyqx喝了一口,然后把碗放到了床头柜。


嗯?


wjk懵了。这是他不用喝了的意思?


——那必须不是。yyqx爬上床把wjk逮着了就是一个深吻。


wjk全无防备,被迫咽下yyqx嘴里含着的药。yyqx很会接吻,把wjk吻得迷迷糊糊,倒也无暇去想他刚刚喝的药到底苦不苦。


yyqx顾及他还生着病,把药送进去了就很快和他分开。wjk从刚刚那个吻里头回过神,yyqx已经含了第二口了。


电视上演的那种嘴对嘴喂药其实放现实里头真心不予提倡。他可不想再让yyqx再被传染一次什么破感冒。


wjk妥协了,“我喝我喝。”


yyqx便将口中的药咽了,把碗拿过来递给wjk。wjk捧着还散发着温热的碗,不自觉的嘟着嘴,还是有点不情愿。


“喝完给你拿糖。”


wjk看着碗里的液体映出的自己倒影感觉仿佛自个儿回到了小时候被他老妈哄着喝药的时候。


“你快点好,我就让你在上面。”yyqx道。


wjk闻言仰头一口闷了这碗药。然后立刻被苦的皱成包子,问qx要糖。


yyqx抱歉的表示没有。


wjk含糊着说qx你个骗子随即下床拖了棉拖跑去刷牙。


这比喂楠楠喝药难多了。yyqx由衷的感叹。


wjk的感冒断断续续的花了两星期才算是好全,在这期间和他近距离接触的yyqx也没再生第二次病,隔天就拉着wjk做了久违的夫夫功课。yyqx忍了快半月,总算等到wjk回过劲儿,自然得好好讨回来。当然yyqx也实现了他所说的所谓让wjk在上面的话。


只是那种“在上面”嘛……


第二天下午都没起来的wjk还是不想有第二次了。



-fin

评论(15)
热度(234)

关于我

嗜甜
© 晏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