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叔

一切刚好


实他应该现在就睡。


但是他怎么也睡不着。闭上眼睛,记忆的画面却又交错闪过。


他周围特别安静,所以他知道另外一个人还没睡着。他们背对背的躺着,距离有一个手掌宽。冷空气一丝丝的从缝隙钻进来。但是他忍着没动,那人同样没动。


那个人的体温一直比他高一些。在这种寒冷的天气很吸引人。而他体质没那人好,到了冬天就从脚丫子开始冰凉凉,被子都捂不暖。 


他洗过澡后和那人打了会儿游戏才上床准备睡觉。这次的游戏没以前玩的游戏那样令人激动,平平淡淡的就打了通关,他俩都觉得没劲,对视了一眼,便一起退了游戏。他看了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点,说:“睡觉吧。”


那人点点头,“你先睡吧,我洗个澡。”


他叫他快一点,然后躺到床上,手和脚都冻得不再灵活——彼时他的体温早就也同周围空气相差无几。这次定的酒店双人床不是很大,但是挺舒服,他选了比较中间的位置侧身躺下,比他体温还要冷的被子一盖上来就立刻打了个抖。


他们飞机飞了半天安顿下来,又打了挺久的游戏,他觉得困了。不过“冷”的感觉一直从四肢百骸传入脑中,实在难以入睡。他默默的估算着那人洗完澡出来要多久,毕竟他需要那人来暖和一下他这个冷的半死的人。


但是他感觉过了很久很久,被窝都被他暖的微微的有点温度了,那人还没从浴室出来。


“qx,你好了没?”


他侧耳用心听了会,没有回应。心里顿时有些着急,也不顾其他的了,径直掀开被子光着一双脚就直奔浴室。他猛地一下开了浴室门,“qx你在干嘛?”


那人坐在浴缸里,被开门的动静吓了一跳,维持了刚才做的动作和他对视,两人都愣住。


他看到那人抿着唇,眼神有点飘,没在看电影,也没在闭目养神。双手都在水下,因为那人没用泡沫多的沐浴剂,他还是能看的明白水下都有什么。


同为一个青春期少年,他对那人的行为并不陌生。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难为情,磕巴着挤出一句,“你、你继续”便落荒而逃。


那人看了眼重新被合上的门,低头去看水面,倒吸了一口冷气,觉得好笑又好气,又有点尴尬,不知道被看到了多少。


处理完,换好衣服从浴室里出来。那人就看到他缩在被子下面蜷曲的像极虾球。也知道他怕冷,钻到被窝里就往他那靠。不过那人碰到他,他却没像以往那样黏上来,而是往旁边缩了缩。


其实这也没什么,那种事情再正常不过。可是他们就不知为何会感到尴尬——也许也是因为都看过了描写假设他们在一起后之间发生的故事。


那人也侧过了身,去关了台灯,和他背对背。


他们就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听着彼此刻意控制的呼吸声,时间久了,明明眼皮都越来越沉,却还是没人睡着,像是正在进行什么较量。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但是那人先他一步实践了。那人装着入睡,呼吸故意放沉。过了一会儿,“睡着了的”yyqx就翻了身,手搭上了他的腰。


小伎俩!他心里暗笑,随后也作入睡状,翻过身,往yyqx那边靠了靠。


这下冷空气可进不来了。





-fin


评论(8)
热度(87)
  1. 爱凯凯的小兜兜晏叔 转载了此文字
  2. xiaoxiaokk晏叔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我

八月来挖坑除草
© 晏叔 | Powered by LOFTER